• 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山东军区的局部反攻作战——水道战役

    2015-06-03 14:38:00来源: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作者:

    水道战斗后八路军凯旋。

    攻克水道据点的战斗模范和缴获的机关枪合影。

      1944年8月24日夜,东海军分区强攻牟平城南日军重要据点水道,全歼守军。此战,共歼日、伪军234人。25日,又将来援日、伪军大部歼灭。30日,文登伪军被迫弃城逃窜。9月2日,荣成伪军600人被迫反正。

      水道镇,是日寇控制胶东半岛东半部的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1939年日本鬼子占领烟台,在水道建立起据点。这个据点是日寇在东海地区腹地最大的一个据点,占地一万多平方米,内有大碉堡八座,地堡3个,周围是高墙林立,壕沟、铁丝网密布,纵深达50米以上,而且全部在日寇的火力范围控制之下。据点常驻日军一个分队,配有各种轻重武器、毒气装备和电台等,周围还有伪军据点,驻有一个大队200多人,被称为“铁打的水道,纸糊的牟平”。

      1944年8月,山东军区决定进一步肃清胶东腹地的敌伪势力,拔掉一批顽固的据点,水道就是其中最坚固的一个据点。当时,罗荣桓司令员点名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胶东军区参谋长贾若瑜。

      这次攻打水道据点的是胶东军区十六团三营及东海独立团三营等部队,东海独立团二营和牟海独立营负责阻击增援,参战人员共计千余人。这次强攻,贾若瑜有针对性地对兵力进行了部署——成立了四个突击组:破坏组、架桥组、爆破组、突击组。

      8月24号晚上11点,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总攻开始了。敌人的探照灯全部打开,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整个水道如同白昼。我军的破坏组先炸开了外围的铁丝网,进去以后,是一道深深的壕沟,里面布满了铁蒺藜。我军的架桥组战士勇敢地跳入水中,不顾钉蒺刺脚的疼痛,忙着架桥。架桥组的组长姓于,中弹后没有倒下,直到牺牲还在用肩膀扛着浮桥。愤怒的战士们猛虎般跃过壕沟冲向碉堡,走投无路的日军开始投放瓦斯弹,这正好给了我军一个机会,爆破组的战士们用打湿的毛巾堵住口鼻,利用瓦斯的浓烟,在碉堡的底部点燃了炸药。在巨大的轰响后,敌人碉堡被炸开一个大口子。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敌人晕头转向,我军战士毫无惧色,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去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在进攻中我军遭遇了日军另一个碉堡的火力阻击,爆破组的孙德太等同志冒着密集的枪弹扑向碉堡,几经反复,炸开了一个大窟窿,突击组趁着滚滚的浓烟冲了进去。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还在负隅顽抗,九班长栾良友同两个鬼子扭打在一起,情急之下,他用力咬住了一个鬼子,那鬼子惨叫着往后猛拽,竟带掉了栾良友的三颗牙齿,满口鲜血的栾班长勇猛地冲上前去,用刺刀结果了两个鬼子。

      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攻击和政治攻势下,大势已去的敌人打出了白旗,缴械投降。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军终于完全控制了整个据点,负责阻击打援的部队也在尺坎村北伏击了由烟台、牟平来增援的日伪军350余人,在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下歼其百余人。水道战斗(含尺坎狙击战),共击毙日军54人,伪军180人,缴获小钢炮、重机枪等武器若干,其它战利品一宗。

      攻克水道,大大震撼了胶东地区的日伪军队,不久,东海军区境内30多个据点的日伪军队闻风而逃,水道一战“打一点跑一面“,使文、荣、牟根据地连成了一片,极大地改善了东海区的抗日局势,为我军日后全面出击、解放胶东奠定了基础。

      水道战斗中,战斗模范丛明仪、赵明华和在战斗中缴获的日寇九二式重机枪。

      水道战斗中,埋伏在尺坎打援的东海部队徐永春、王新德等战士和在战斗中缴获的日寇歪把机枪。

      水道据点原址上的大碉堡现已不存,但留一个上世纪七十年代修建的防空洞。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余梁

    200gana 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 撞击旗袍丝袜老师| 南梨央奈| 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中文|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